大師談孝道月 系列

系列一: 七月的意義

受道教中元普度開鬼門的想法影響,一般人認為「七月」是諸事不宜、不吉祥的月份。在佛門裡,七月十五日卻是「佛歡喜日」,這是源於佛世時,每年雨季來臨,僧眾不外出托缽,精進用功,稱為結夏安居。經過三個月,在七月十五日圓滿這天,所有僧眾向佛陀報告修行體悟,佛陀非常歡喜,因此稱「佛歡喜日」。此外,在這個月中,信徒發心布施供養、法師應供、民間祭祀祖先、感恩父母。七月的意義很多,以下四點說明:

第一、七月是僧伽自恣月:《四分律》載:「解夏之日,僧眾集會,自恣懺悔以得清淨,故為僧自恣日。」佛世時,僧眾在每年四月到七月雨季時期結夏安居,專心修持,觀照身心,清淨身口意三業,這是養深積厚、自我沉潛修行的時期。

第二、七月是發心功德月:經云:「僧如大地,能長養一切善法功德。」出家眾仰仗修行,進德修業;在家信眾以供僧功德,福慧增長。也由於信徒布施道糧,供養有道、有學的出家人,讓他們沒有物資的缺乏,而能積極弘法利生,將佛法遍布世間,居士於此因緣供僧,可謂護法護教的菩薩行。

第三、七月是報恩孝道月:《盂蘭盆經》記載,目犍連尊者為了救度母親脫離餓鬼之苦,經佛陀教示,在僧自恣日設齋供僧,以此功德回施母親,脫離三途之苦,始有盂蘭盆會。在家信眾以妙味飲食供養三寶,不但現世父母福樂享年,乃至能蒙無量功德,得救七世父母。因此每年七月,寺院循例舉行盂蘭盆會,以追思父母及歷代宗親,令現世者增福延壽,往生者超生淨土。

第四、七月是生亡普度月:「普度」,即普施餓鬼諸種飲食。佛經記載,阿難尊者一夜在靜處思惟,焰口惡鬼來告訴阿難,三日後即將命終,墮餓鬼道。阿難大為驚怖,趕忙到佛陀座前祈求救度,佛陀教示,若能布施飲食予恆河沙數餓鬼等,非但不落此道,而且能延年益壽,遇事吉祥。因此,在七月普度歷代祖先同時,擴而普施有情,為其說法、皈依、受戒,不再造業受苦,生亡兩利,成就菩提。

七月是一個善美的月份,佛門講「日日是好日,月月是好月」,在七月發心供僧,修諸福德,慎終追遠,感念親恩,這些不都是很美好嗎?甚至國際佛光會提倡七月是「孝道月」、「慈悲月」,為何要醜化七月,為了無稽之談,讓自己活得鬼影幢幢?什麼是七月真正的意義?有以下四點。

第一、七月是僧伽自恣月。

第二、七月是發心功德月。

第三、七月是報恩孝道月。

第四、七月是生亡普度月。(出自《星雲法語》)


系列二: 佛教對孝道的看法

佛教認為孝可分為三種層次:一般的甘旨奉養父母,使父母免於饑寒,只是小孝;功成名就光宗耀祖,使父母光彩愉悅,是為中孝;引導父母趨向正信,遠離煩惱惡道、了生脫死,使宗親得度,永斷三途展轉之苦,才是上上大孝。佛教認為克盡孝道,應該注意下面三點:

1. 孝必須是長期的,而不是一時的
孝順父母應該長期不斷,源源不絕的奉養無缺,而不是憑一時情緒的喜惡,偶而給予飲食供養。譬如有人說幾年前我曾經買過兩罐奶粉孝養父母,不是也盡到孝道了嗎?幾年前的幾罐奶粉供養,如何報答父母的劬勞恩澤?父母以畢生歲月為我們獻出一切,最起碼我們也應該同等付出回報,不能終身膝下承歡,也應該長期侍奉湯藥。

2. 孝必須是實質的,而不是表面的
孝順父母要在實際上解決父母的需要,使衣食住行沒有匱乏,生老病有所倚靠,百年喪葬沒有後慮。給予父母心理上的慰藉,精神上的和樂,而不是沽名釣譽,表面功夫,做給世人觀看的樣版故事。

3. 孝順必須能全面的,而不是局部的
「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」,孝順應該從自己的親人做起,漸而擴充至社會大眾,乃至一切無量無盡的眾生。不僅要孝順自己的父母,更要澤被廣大的眾生父母,全心全力解決一切有情的煩惱,才是佛教理想中的至孝。

《末羅經》上說:「如地積珍寶,上至二十八天,悉以施人,不如供養父母。」

以充滿天地,乃至二十八天,那麼眾多的珍寶奇玩來施捨他人,其中的功德都不如供養父母簞瓢之食的功德來得大,供養父母功德的殊勝,由此可以明瞭。從佛經上對孝道的讚歎、強調,可以確定佛教對孝道思想的重視,只是佛教的孝順觀有別於儒家的注重在家的、世間的孝行完成,佛教主張孝道更應該是出家的、出世的孝心普遍。

《梵網經》上說:「孝名為戒,亦名制止。」孝順生身父母固然是孝,持戒不犯他人,以法制止身心行為,更是對有情眾生的孝順。因此孝的意義,並不限於對今生今世父母的孝思。當然愛由親始,對於父母的孝順是人子最基本的倫常綱紀。《大集經》上說:「世若無佛,善事父母,即是事佛。」生逢諸佛涅槃的末法時代,要將父母當作佛陀一般來侍奉尊重,因為父母的生養,我們才能得以保有人身,進而去追求佛陀所誨諭的慧命,人身具足,慧命成就,才能圓滿菩提,證得佛道。因此,要侍父母如佛陀,進而事一切眾生如如來。(出自《佛教叢書》


系列三: 佛教的孝道經證(上)

孝道的思想,幾千年來深深影響著中國社會,過去為了表揚孝道,在中國歷史上,有所謂「二十四孝」的典範;在佛教裡,也有許多感人的孝道經典,如有名的《地藏經》、《盂蘭盆經》、《父母恩重難報經》,根本就是闡揚孝道的經典。其他的三藏十二部之中,也經常可以看到佛教的孝親思想。譬如:

1.《心地觀經‧報恩品》云:「世間凡夫無慧眼,迷於恩處失妙果。五濁惡世諸眾生,不悟深恩恆背德。我為開示於四恩,令入正見菩提道。慈父悲母長養恩,一切男女皆安樂;慈父恩高如山王,悲母恩深如大海。若我住世於一劫,說悲母恩不能盡。」又云:「世間悲母孕其子,十月懷胎長受苦,於五欲樂情不著,隨時飲食亦同然。晝夜常懷悲愍心,行住坐臥受諸苦,若正誕其胎藏子,如攢鋒刃解肢節。迷惑東西不能辨,遍身疼痛無所堪,或因此難而命終,五親眷屬咸悲惱。如是眾苦皆由子,憂悲痛切非口宣。若得平復身安樂,如貧獲寶喜難量,顧視容顏無厭足,憐念之心不暫捨。母子恩情常若是,出入不離胸臆前,母乳猶如甘露泉,長養及時曾無竭。慈念之恩實難比,鞠育之德亦難量,世間大地稱為重,悲母恩重過於彼。世間須彌稱為高,悲母恩高過於彼,世間速疾唯猛風,母心一念過於彼。」說明悲母的恩德重於大地,高過須彌。

2.《雜寶藏經》云:「於父母所,少作不善,獲大苦報;少作供養,得福無量。當作是學,應勤盡心奉養父母。」揭櫫孝順的福德無量無邊,當盡心盡力孝養父母。

3.《未生冤經》云:「夫善之極者,莫大於孝;惡之大者,其唯害親乎!長幼相事,天當祐之,豈況親哉!」敘述孝順者能得諸天護祐。

4.《四十二章經》云:「凡人事天地鬼神,不如孝其親矣,二親最神也。」昭示為人子女孝順父母勝於敬事天地鬼神。

5.《心地觀經‧報恩品》云:「世間一切善男女,恩重父母如丘山,應當孝敬恆在心,知恩報恩是聖道。若人至心供養佛,復有精勤修孝養,如是二人福無異,二世受報亦無窮。」可見孝養父母的福德與供佛相等。

6.《菩薩睒子經》云:「人有父母,不可不孝,道不可不學。濟神離苦,後得無為,皆由慈孝學道所致。」說明慈孝與學道,是成佛的基礎。

7.《孝子經》云:「佛告諸沙門:睹世無孝,唯斯為孝耳。能令親去惡為善,奉持五戒,執三自歸,朝奉而暮終者,恩重於親乳哺之養,無量之惠。若不能以三尊之至,化其親者,雖為孝養,猶為不孝。」告誡眾生:不能化親,猶為不孝。(出自《佛教叢書》)


系列四: 佛教的孝道經證(下)

8.《父母恩難報經》云:「父母於子,有大增益,乳餔長養,隨時將育,四大得成。右肩負父,左肩負母,經歷千年,正使便利背上,然無有怨心於父母,此子猶不足報父母恩。若父母無信,教令信,獲安隱處;無戒,與戒教授,獲安隱處;不聞,使聞教授,獲安隱處;慳貧,教令好施,勸樂教授,獲安隱處;無智慧,教令黠慧,勸樂教授,獲安隱處。」佛陀苦切勸勉大眾:引導父母獲安隱處,以報親恩。

9.《本事經》云:「假使有人,一肩荷父,一肩擔母,盡其壽量,曾無暫捨,供給衣食,病緣醫藥,種種所須,猶未能報父母深恩。所以者何?父母於子,恩極深重:所謂產生,慈心乳哺,洗拭將養,令其長大,供給種種資身眾具,教示世間所有儀式,心常欲令離苦得樂,曾無暫捨,如影隨形。父母於子既有如是所說深恩,當云何報?若彼父母於佛法僧無清淨信,其子方便示現、勸導、讚勵、慶慰,令生淨信。若彼父母無清淨戒,其子方便示現、勸導、讚勵、慶慰,令其受持清淨禁戒。若彼父母無有多聞,其子方便示現、勸導、讚勵、慶慰,令其聽聞諸佛正法。若彼父母為性慳貪,不樂布施,其子方便示現、勸導、讚勵、慶慰,令修勝慧。其子如是,乃名真實報父母恩。」闡述真實報答父母深恩的方法。

10.《五分律》云:「時畢陵伽婆蹉父母貧窮,欲以衣供養,而不敢,以是白佛。佛以是事集比丘僧,告諸比丘:『若人百年之中,右肩擔父,左肩擔母,於上大小便利,極世珍奇衣食供養,猶不能報須臾之恩。從今聽諸比丘,盡心盡壽供養父母。若不供養,得重罪。』」出家人雖然出家,但是並沒有放棄對於父母的供養孝順。

11.《賢愚經》云:「一時,佛在羅閱祇竹園精舍。爾時,世尊而與阿難著衣持缽,入城乞食。時有老翁老母,兩目既盲,貧窮孤苦,無止住處,止宿門下。唯有一子,年始七歲,常行乞食,以養父母。得好果菜,其美好者,供養父母;餘殘酸澀,臭穢惡者,便自食之。爾時,阿難見此小兒雖為年小,恭敬孝順,心懷愛念。佛乞食已,還到精舍。

「爾時,世尊為諸大眾演說經法。阿難於時長跪叉手,前白佛言:『向與世尊入城分衛,見一小兒慈心孝順,共盲父母住城門下,東西乞食。所得之物,飲食菜果,其美好者,先以供養其老父母;破敗臭穢,極不好者,便自食之。日日如是,其可愛敬。』佛語阿難:『出家在家,慈心孝順供養父母,計其功德,殊勝難量。所以者何?我自憶念過去世時,慈心孝順供養父母,乃至身肉濟救父母危急之厄。以是功德,上為天帝,下為聖主,乃至成佛,三界特尊,皆由是福。』」演述受人敬重者,皆由孝德所致。

12.《睒子經》云:「佛告阿難:『吾前世為子仁孝,為君慈育,為民奉敬,自致成為三界尊。」說明佛陀由仁孝故,成三界之尊。

13.《分別經》云:「父母世世放捨,使我學道。累劫精進,今成得佛,皆是父母之恩。人欲學道,不可不精進孝順。」陳述眾生一切成就,皆來自父母的恩德,因此,為人子女者,必須精進孝順。

14.《盂蘭盆經》云:「善男子!若有比丘、比丘尼、國王、太子、王子、大臣、宰相、三公、百官、萬民、庶人,行孝慈者,皆應為所生現在父母、過去七世父母,於七月十五日、佛歡喜日、僧自恣日,以百味飲食安盂蘭盆中,施十方自恣僧。願使現在父母壽命百年無病,無一切苦惱之患;乃至七世父母離餓鬼苦,得生天人中,福樂無極。佛告諸善男子善女人:是佛弟子修孝順者,應念念中常憶父母,乃至七世父母。年年七月十五日,當以孝慈憶所生父母,乃至七世父母,為作盂蘭盆,施佛及僧,以報父母長養慈愛之恩。」教導後世眾生作盂蘭盆報答父母養育慈愛之恩。

從佛陀的教誨中,不難看出佛教對於孝道的重視,佛陀不僅教育弟子們要孝順當世父母,更要孝順七世父母,乃至一切眾生父母,佛陀本身多生多世更是孝道的實踐者。《涅槃經》說釋迦牟尼佛之所以能夠修得三十二相、八十種好的金剛之身,是因為佛陀於無量阿僧祇劫之中,恭敬三寶,孝養父母,因此今世才能感得如此殊勝的果報。經上更說:「若有男女依母教,承順顏色不相違,一切災難盡消除,諸天擁護常安樂。」孝順父母,不僅今世可以免除災難,為天人所護念愛敬,更可為來生種下圓滿佛道的因緣,怎麼能夠不欣喜去力行實踐呢?更何況孝親敬親,本來就是基本的人倫之道,人道若有虧損,妄想佛道有成,實在是癡人說夢,愚昧顛倒!(出自《佛教叢書》)


系列五: 親情

世間上什麼最可貴?「親情」最可貴!

親情,有父母的親情、叔伯的親情、祖父母的親情、以及兄弟姐妹的親情。親情不一定人類才有,動物也有親情。「虎毒不食子」,因為牠們有親情;「羔羊跪乳」、「烏鴉反哺」,都是為了親情。

從親情進而到認識關係而增加人情,如同鄉之情、同學之情、同事之情、同黨之情、同門之情、同文之情;只要有關係,自然就有一些親情的存在。

親情本來是倫理上的血源關係,但是現在在血源關係之外,例如養父母對養子女的養育之恩,有時候比生育的親生父母貢獻更大,親情更深。

在中國的社會裡,過去的學徒制,徒弟跟隨老師學藝,也有師徒之情、師生之情。佛門裡有剃度師徒、法脈師徒,都是從親情又發展成為一種法情。所以,雖說「莫道佛門茶水淡,僧情不比俗情濃」,但是當你真正了解法情以後,會感到親情只是骨肉上的血脈關係;法情是法身慧命的感情,又更超越一般的親情了。如佛陀在他父王逝世的時候,他親自為父擔棺;為了懷念慈母,他到忉利天為母說法,報答親情。尤其「目連救母」,更是中國婦孺皆知的親情故事。

過去的倫理親情,是做人的根本,像歷代以來許多忠臣孝子,對父母的一句話奉行一生,對老師的一句話奉行一輩子。但現在時代不同了,人心不古,不但人情淡薄,連親情也不像往昔的寶貴了。從媒體的報導,不少逆倫事件,子女棄父母於不顧,未盡孝養之責,甚至向父母需索金錢未獲,對父母惡言相向,乃至刀棍齊來,真叫人感到不知今日時為何世?

孔子說:「以孝治天下」;社會上有說:「百善孝為先」;在佛教裡有《父母恩重難報經》。所謂「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。」孝親要及時,我們何必等事後才來懊悔呢?在當下我們要想社會有秩序,家庭有倫理,人有古德之風,則提倡親情孝道,實在是刻不容緩的事。(出自《迷悟之間》)


系列六: 三等孝順

鬱多羅是一位品行端正,年輕有為的優秀青年,尤其他孝順父母,尊敬長上,早已為鄰里所稱道。

有一天,鬱多羅到精舍聽聞佛陀說法,佛陀說修福的重要,鬱多羅忍不住向佛陀請示:「佛陀!我經常如法的供養父母,希望他們能夠得到安樂,佛陀!我這樣做有福報嗎?」

佛陀回答說:「如果有人如法供養父母,讓他們得到安樂,可以得到很大的福報。」

佛陀說到這裏,看看鬱多羅,又說:「不過,孝順父母可以分為三等。」

「喔!孝順父母還有等級之分嗎?」

「是的,孝親之道有三等:一、父母健在時,供養其豐富的飲食,死後如禮安葬,能夠盡到生養死葬之責,是謂小孝。二、除了以物質供養之外,自己能有一番豐功偉業,光耀門楣,榮宗耀祖,使父母同感與有榮焉,是謂中孝。三、接引父母學佛,讓他們來生免於輪迴之苦,是為大孝。鬱多羅!你希望做到那一等的孝呢?」

鬱多羅頂禮佛陀說:「佛陀!我知道了,光是飲食的奉養是不夠的,以後我會繼續努力,以期做到上等的大孝。」

孝順父母,供養父母,是人子之道;福慧圓滿的佛陀尚且親自為父擔棺,為母上忉利天講經,為後世佛子樹立了孝順的典範。身為佛弟子更應該孝順父母,孝親實乃學佛的第一步。(出自《佛教叢書》)


系列七: 孝順要及時

有一隻小青蛙,老是和媽媽唱反調,媽媽叫他往東,他偏要往西;媽媽叫他往西,他偏偏往東。有一天,青蛙媽媽知道自己快要死了,青蛙媽媽喜歡住在山上,不喜歡住在水邊。因為小青蛙常和青蛙媽媽唱反調,所以青蛙媽媽交代兒子把牠葬在水邊。平常不聽話的小青蛙突然良心發現,聽從媽媽的話,就把青蛙媽媽葬在水邊。黃昏時,擔心媽媽會寂寞,就在水邊呱呱叫;下雨時,擔心媽媽被水沖走,也在水邊呱呱叫。媽媽在世的時候不聽話,死後再來傷心,難過得呱呱叫已經來不及了。

現代的社會,愈來愈不注重孝道倫理了,尤其所謂「代溝」的問題,越發使得現代人的「親子關係」更為疏遠、淡薄。你看,醫院裡的老人病房與兒童病房裡,「孝順的父母」很多,但是「孝順的兒女」很少。所謂「久病床前無孝子」,兒女不但平時難得到醫院探望父母,更別說在病榻前的關懷、照顧了。

再說,現代父母平時接送兒女上學,日日月月、歲歲年年,無怨無尤;但是兒女偶爾陪父母到醫院看病,一次、二次,他就心不甘、情不願的嫌煩了,好像給了父母天大的恩惠一般。台灣「三代碗」的故事,所謂「記得當初我養兒,我兒今又養孫兒;我兒餓我由他餓,莫叫孫兒餓我兒。」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!

在南海普陀山有一個屠夫,是一個不孝子,平時事母極為忤逆。有一天他也跟人到普陀山朝拜,他聽說普陀山有活觀音,就到處向人詢問。有個老和尚告訴他說:「活觀音已經到你家中去了。」他匆匆趕回家中,母親跟他說:「堂前雙親你不孝,遠廟拜佛有何功?」

孝順父母不要等到百年,在世時就要孝順。魏晉南北朝時,晉武帝下令要召請李密當太子的老師,但是他說:「臣盡節於陛下之日長,報養劉氏之日短也!」這正是說明:孝順父母要及時,千萬不要到了「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」,豈不是要像小青蛙一樣,在水塘邊呱呱的叫個不停嗎?(出自《迷悟之間》)


系列八: 孝順的研議

孝順是中國古老的傳統美德,然而隨著時代潮流的演變,到了今天,孝順的內容也變質了!有的人認為父母養兒育女,這是理所當然的責任,不應該要求兒女報答;有的人認為「孝」是應該的,「順」是不當的。因為多少父母,以他淺陋的知識,要求兒女聽從自己的主張,結果兒女為了孝「順」父母,放棄了自己的理想,荒廢了自己一生的前途,殊為可歎!

中國的二十四孝,甚至動物裡的「羔羊跪乳」、「烏鴉反哺」,時常都被拿來當成教育子孫應該孝順父母的教材。然而,儘管有道之士言者諄諄,不斷說教;但是社會風氣的變化,你只要走一趟醫院,你就會發現,兒童的病房裡,每天有多少孝順的父母進進出出,老年人的病房裡,則少有孝子賢孫的探視。一個母親可以照顧七子八女,但是,十個兒女也照顧不了一雙老父老母啊!

所謂「有空巢的父母,沒有空巢的小鳥」,父母永遠都是扮演著「倚門望子歸」的角色;父母在兒女面前,永遠都是付出者,很少得到兒女的回饋。儘管儒家一再鼓勵青年要閱讀《孝經》;佛教也不斷提倡「父母恩重難報」,然而有多少人真正呼應了這種道德的說教呢?

蓮池大師對於「孝」的意義,把它分為上、中、下三等,倒是至理名言。他說,對父母甘旨侍奉,生養死葬,只是小孝;光宗耀祖,顯耀門庭,是為中孝;引導父母脫離輪回,是為大孝。

中國傳統的孝道觀念,基本上是可以和佛教的報恩思想相互輝映的。在佛門中的孝親事跡不勝枚舉,例如佛陀為父擔棺、為母升天說法;目犍連救母於幽冥之苦;舍利弗入滅前,特地返回故鄉,向母辭別,以報親恩;民國的虛雲和尚,三年朝禮五台山,以報父母深恩。在《緇門崇行錄》裡,孝親的懿行,更是不勝枚舉,例如敬脫大師的荷母聽學、道丕大師的誠感父骨、師備禪師的悟道報父、道紀禪師的母必親供等。

不當的順從父母,固然不必;但是忤逆不孝,甚至當前社會,不斷有弒父弒母的逆倫事件傳出,則為人神所共憤。畢竟,孝是人倫之始,是倫理道德實踐的根本;人而不孝,何以為人?

所以,孝,它維繫了社會的倫理道德,促進了家庭的和諧健全,希望我們現代的父母與子女之間,彼此都能建立一些新倫理道德的觀念吧!(出自《迷悟之間》)


系列九: 盂蘭盆會的由來

目犍連尊者用天眼通,能夠知道眾鬼的罪業報應因緣,他忽然想起他死去的母親,他運用神通力見到自己的亡母也墮在餓鬼道中受苦,咽喉像針縫似的細小,皮骨連結在一起,目犍連見狀,孝心油然而生,不禁傷感萬分,他即刻用缽盛裝了飯菜,藉神通力量往饗老母,但是他母親取飯尚未入口,飯食在手中即化為火炭,不能飲食,目犍連悲號涕泣,不能自己。他能知道眾鬼的因緣業報,但不知道母親究竟以什麼罪業因緣受著如此苦楚。他帶著沉重的心情,趕快前去請示佛陀,目犍連尊者稟告道:

「佛陀!弟子今日以神通力見到我此生的母親,墮在餓鬼道中受苦,取食成火,不知是何因緣?弟子的神通,能夠觀察眾鬼的罪業因緣,何以對生身之母,竟不知情?墾求佛陀慈悲開導!」

佛陀面上流露出憐愍的慈光,回答道:

「目犍連!你的母親因為在生之時,謗佛謗僧,不信因果正法,貪瞋邪惡,戲弄眾生,所以受此苦報。你因母子情深,神通為親情所掩,所以不知母親罪業!」

「佛陀!有什麼妙法能使弟子的母親脫離餓鬼的苦楚呢?」目犍連向佛陀哀求。

「目犍連!你母親的罪根深結,不是你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救拔,你的孝心雖然感動天地,但天地神祇對毀謗三寶而墮落的人也無可奈何。你現在唯有仗十方僧眾威神之力,方能令你母親離餓鬼之苦。

每年的七月十五日,是十方僧眾的解居自恣日,於此日,做子女的人,應當為七世父母以及現在父母於危難之中者,設百味珍餚飯食,新鮮果品,盡世甘美,放置盆中,供養十方大德僧眾。因為七月十五日的僧自恣日,一切聖眾,或在山間水邊禪定,或得四阿羅漢果,或在樹下經行,或是六通自在教化。甚至更有十方菩薩大人權現比丘,皆同一心受食,所有聖眾,均具清淨戒行,其德如汪洋大海,不可思議,如能供養此等自恣僧眾,現世父母,六親眷屬定能出離三塗之苦,應時解脫,衣食自然,若父母尚健在者,福樂百年,萬事吉祥順利。這就是真正的超薦拔度的妙法!」

目犍連聽佛陀說後,歡喜奉行,在僧自恣日供養聖僧大眾以後,其母即於是日脫離餓鬼之苦。

目犍連知道母親脫離了餓鬼道中,他很感激佛陀。並讚歎三寶功德,奉勸世間應行盂蘭盆之法,供佛及僧,以報父母生養撫育慈愛的恩惠。

奉勸舉行盂蘭盆法會,這本是受益的目犍連利人的苦心,但現在每逢七月十五日,盂蘭盆訛為拜神祭鬼之日,真是辜負佛陀及目犍連的慈悲了。

目犍連尊者不但神通第一,大慈大悲更是聞名!(出自《十大弟子傳》)


系列十: 盂蘭盆節與中元普渡

盂蘭盆有「救倒懸」、「解痛苦」之義。此節日起源於《盂蘭盆經》中所載佛弟子目犍連報恩救母的典故。佛教徒依教奉行,於是有「盂蘭盆節」的流傳。

我國最早行盂蘭盆會者,傳說是梁武帝,據《佛祖統紀》卷三十七載:「大同四年,帝幸同泰寺設盂蘭盆齋。」《釋氏六帖》也記載有:梁武帝每逢七月十五日即以盆施諸寺。自此以後,蔚成風氣,歷代帝王臣民多遵佛制,興盂蘭盆會,以報答父母、祖先恩德。如唐朝代宗、德宗等,都曾親設盂蘭盆供,代宗還將過去施盆於寺的儀式改設於宮內道場,並設高祖以下七聖位,將帝名綴於巨幡上,從太廟迎入內道場中。此外,《法苑珠林》載:國家大寺,如長安西明、慈恩等寺,每年送盆獻供種種雜物及舉盆音樂人等,並有送盆官人,來者不一;而信眾獻盆獻供者亦多。可知唐代朝廷和民間對於盂蘭盆供是相當的重視。

盂蘭盆會之所以如此流行,深得民心,實由於其強調藉供養十方自恣僧以達慈孝雙親,乃至度脫七世父母的思想,與中國崇尚孝道,慎終追遠的倫理傳統不謀而合;再加上帝王的倡導,因此很快就由寺院走向民間,由佛教節日成為民間節日了。

盂蘭盆會的啟建興設,到唐代都還謹遵佛意,主要在供佛、供僧以報父母先亡。但是到了宋代,民間的盂蘭盆會卻與道教「中元地官節」合一,而流行道士誦經普度眾鬼,期使獲得地官赦罪,獲得解脫。如此,則更著重在超度亡靈、祭祀祖先上,與中國傳統對祖先鬼魂崇拜又融和在一起了。盂蘭盆會性質也因此由「孝親」變成了「祭鬼」,亦即為了亡者的鬼魂可得救度,原以盆供佛僧的,卻改以盆施餓鬼了。

此習流傳至今,「中元普渡」已是民間七月的主要祭典。中國人「崇鬼」、「畏鬼」又「諂鬼」,不敢直呼鬼名,故以「好兄弟」稱之,而且認為農曆七月一日是地獄鬼門關大開的日子,屆時餓鬼們會從地獄釋放到人間來,直到七月底才又回到地獄,因此又稱七月為「鬼月」。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,這些餓鬼到處遊蕩覓食,人們為避免餓鬼的加害,就天天殺豬宰羊,廣設宴席以普施鬼魂,於是又造成無數生靈成為人們刀下、嘴邊的犧牲品。民間這種殘暴不仁、奢侈浪費、虛榮不實的惡風,便在七月普度的大拜拜中形成。

佛教為導正民間不良習俗的作風,以提升信仰層次,除了積極發揚盂蘭盆節主要的供養三寶、孝道敬祖精神,將七月份定為「孝道月」外,也配合節俗舉行「瑜伽燄口」、「三時繫念」等,普濟十方一切幽靈、功德回向一切眾生的佛事法會,並藉此素食代替葷食、慈悲普濟、莊嚴隆重的氣氛,接引更多人,獲得更多社會人士的共識和參與,以達改善民間殺生、浪費的「普度」風俗。(出自《佛教叢書》)

聯絡我們


疫情期間,暫時停止對外開放

3456 Glenmark Drive, Hacienda Heights, CA 91745

+1 626 961 9697

感謝您對佛光山西來寺的支持與愛護,如果您對網頁有任何問題,歡迎您提出意見及相關問題,讓我們可以有機會提供給您更好的服務。

webmaster@hsilai.org

贊助我們


佛光山是一個行人間佛教的菩薩道場,以社會及常住大眾、多元佛教事業為優先,舉凡教育、文化、慈善、醫療等各種利生的事業,都積極參與。

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宗風,認同我 們的理念,歡迎您隨喜贊助我們。涓滴的護持將會匯集成大河,成為我們繼續前進的動力。並秉持著「給人信心、給人歡喜、給人 希望、給人方便」的精神,於佛光山全球資訊網設置安全、便捷的「佛光山線上捐款系統」,俾使廣大信眾能輕鬆種福田,點亮心 燈,照亮世間的每一個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