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|English|聯絡我們|參加捐款
 主頁|「貧僧」有話要說目錄        

十七說 : 神明朝山聯誼會

你歡喜的、你信仰的,他就是最偉大。宗教只要「同中存異」,不必「異中求同」。

貧僧是佛教徒,但我並不排斥其它的宗教,因為不管什麼宗教,所謂信仰都是代表自己的心,儘管人不同,信仰的對象不同。其實,人心要有信仰,這是都一樣的,你相信土地公,你的心就是土地公;你相信城隍爺,你的心就是城隍爺;你信仰耶穌,你的心就是耶穌;你信仰媽祖,你的心就是媽祖;你相信佛祖,你的心就是佛祖。

記得二○○○年的時候,貧僧到澳洲弘法,有一位參議員羅斯先生(Ross Cameron)問我:「你覺得世界上哪一個宗教最偉大?」我說:「你歡喜的、你信仰的,祂就是最偉大。」他一聽哈哈大笑,豎起大拇指,認為我說得很對。信仰,不必輕視別人,你尊重別人的信仰,別人也尊重你的信仰,各信各的,不必要統一。

在一九八九年,《聯合報》邀請我和羅光主教在台北舉辦一場「跨越宇宙的心靈」座談辯論會。其實羅光主教和我相識已久,雖然彼此信仰不同,我們從沒有為宗教辯論過。記得有一次他到佛光山來,那時候佛光山才剛開山不久,連客廳都沒有,我就和他在香光亭邊上,一談就是幾個小時。

在這活動開始前,我就問他:「主教,我們等會兒怎麼辯論呢?」他比我經驗老到,回答說:「各說各的。」我覺得他這句話回答得真妙。實在說,宗教就是各說各的。

不過當然宗教也有不同。有一次,天主教在台北公署召開宗教聯誼團拜,參與者大約三百餘人。因為都是各宗教界的領袖與會,為表示友好,大家都講「三教一家」、「五教同源」。那一天,剛好羅光主教擔任主席,要我做主講,我就悄悄的問他說:「假如說一個神壇上面,有城隍、有媽祖、有觀音、有耶穌,你拜得下去嗎?」他說:「我拜不下去。」

建立宗教的條件有三寶:教主、教義和教徒。宗教的教主不要把他同放在一起,好比你有你的爸爸,他有他的爸爸,各有各的爸爸不同,何必要把爸爸都放在一起,讓你的爸爸和我的爸爸都分不清楚呢?可見得,所以宗教只要「同中存異」,不必「異中求同」。

宗教的教義也不同。像基督教都教人「信得永生,才能得救」,佛教禪門教人「疑慮」才能開悟。所以,宗教的教義各有主張不同,也不必彼此計較。但宗教的教徒可以相互來往,這應該是很正常的。

佛教的教主釋迦牟尼佛,他是人,不是神。神權是要講究權威的,風神、雨神、雷神、電神、山神、水神,各有祂的特性。世界上的神仙,正直者為神,否則就為鬼,鬼就等而其次了。但是在台灣拜神,也拜好兄弟(鬼)。在佛教裡講六道輪迴,天神比人高,人比其他的地獄、餓鬼、畜生要好。但是天人之上,還有天人師,那就是菩薩和佛祖了。因為他超越神仙六道,他斷除煩惱、了脫生死,已經不在六道之內,所謂「超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」。

佛陀也不排斥神明,過去每次講經的時候,都有八部大眾:天、龍、夜叉、乾闥婆、阿修羅、迦樓羅、緊那羅、摩睺羅伽都一起出現,可見佛陀真正是在倡導眾生平等,一切眾生皆有佛性。

在我們中國古老的傳說,神比仙高。所謂神仙世界,神仙以外,就是妖魔鬼怪,那應該就不在信仰之列了。

貧僧和天主教的樞機主教單國璽,有四十多年的交誼,他在罹患癌症之後,寫了一本書叫《生命告別之旅》,在台北舉行新書發表會時邀我前往參加。我出席的時候說,因為單國璽樞機主教是河北人,是黃河的水,滋養他成為天主教的樞機主教;我是江蘇人,揚子江的水,也滋養我成為現在佛教的僧侶。我希望樞機主教來生還是做天主教的樞機,我還是做佛教的和尚,應該都沒有衝突。

又如美國的丁松筠神父也曾對貧僧說:「星雲大師,假如你出生在美國,可能就是我們美國一個優秀的神父;假如我生在中國,也可能是中國一個發心的和尚。」我覺得這許多宗教人士的開明,實在是很可喜的現象。

陳水扁擔任總統後,台灣一共有十七、八個宗教,他邀我擔任宗教委員會的主任委員,我就請簡志忠先生擔任祕書長。好多年來,我們各宗教代表在台北國父紀念館、板橋縣政府大禮堂等,元旦新年都會舉行「音樂祈福大會」,為國家人民祈福。這真是很美好的人我關係和宗教聯誼。

二○○一年美國「九一一事件」中,恐怖分子撞毀了紐約的雙子星大樓,當時紐約人士希望佛教界也在那裡為死難者祈福超度。貧僧在祈願的時候就說:今天,在這裡受難的人民,有天主的信徒,有耶穌的信徒,有佛教的信徒,有穆罕默德的信徒,甚至還有好多宗教的信徒,希望佛陀、上帝、耶穌、穆罕默德,您們要各自加被信仰您們的子弟,讓他們能可以得到您們的加持,獲得冥福。雖然死於災難,能獲得一個幸福的未來、美滿的歸宿。

貧僧在台灣六十多年,我最感謝的是宮廟的一些負責人,讓我在城隍廟、王爺廟的廣場上弘法傳教,大家也不以為忤。可見得他們都是認同佛教,彼此一家親。在北港媽祖宮前的宗聖台上,媽祖宮的主持人也多次邀請我在那裡宣講佛法,理事長郭慶文在四、五十年前,要我為媽祖做一首歌。後來他雖然逝世了,我還是把〈媽祖紀念歌〉完成,以對朋友表示對承諾的負責,也告慰他的在天之靈。

此外,對於每一間媽祖廟的後殿都供奉觀世音菩薩,我覺得那是信仰媽祖的信徒對觀音菩薩的尊重,也顯得媽祖對他過去信仰的觀世音,沒有忘本之義。

貧僧還在佛學院的時候,每次做早課念到「三世一切佛,阿彌陀第一」,就深不以為然。阿彌陀佛第一,難道是釋迦牟尼佛第二,還有什麼佛第三、第四嗎?後來才知道,在阿彌陀佛的地方──念佛堂,當然講阿彌陀佛第一,在大雄寶殿裡就是釋迦牟尼佛第一。同樣的,在教堂裡,就是耶穌第一,在城隍廟裡,就是城隍爺第一,所有我們信仰的對象,都應該尊重他第一。就例如,一盞燈光亮起來了,你再點一盞,也不相妨礙。所以,在經典裡又說「佛佛道同,光光無礙」,我們信仰的對象,應該他們是沒有爭執的,我們信徒何必要自設立場相互對立呢?

五十年前,開始建佛光山,就有一些信徒抬著他們的神明,到佛光山大雄寶殿來拜佛,他們說,這是神明叫他們來拜的。有的白天來,但有的時候半夜來,他們很計較這個時間。神明來大雄寶殿的時候,他們的神轎都會上下搖晃起舞。我記得那時候的香燈師依靜法師來跟我投訴,他們的樣子實在難看,應該不要准許他們進入大雄寶殿。

貧僧就責怪他,人都可以拜佛,神明為什麼不可以拜佛呢?神明拜佛就是抬轎的人起舞,這有什麼奇怪?其實,人拜佛,有人拜佛的樣子,神拜佛,也有神拜佛的樣子,你何必要那麼計較呢?所以佛光山我們代表佛教,也包容神明,成為一家。

佛陀紀念館於二○一一年落成以後,就不斷的有神明來參拜,因為佛光大佛坐像高度有四十八米,連基座佛光樓,高度共一○八公尺,可以說是世界上最高的銅佛坐像。所以,那許多神道教信徒,抬著神明來朝山的時候都說:「我們來拜老大了。」這許多神明的信徒也真可愛,從他們的口中說,禮拜佛陀叫做「拜老大」,雖是江湖口吻,但鄉土的氣味非常濃厚,也顯得親切。

確實也不錯,過去這許多神明,如:仙公呂祖就是拜黃龍禪師為師,關雲長曾在呂蒙旗下遇難之後,神魂不散,天天叫著:「還我頭來!還我頭來!」後來遇見天台山智者大師跟他說:「你過去斬顏良、誅文醜,他們的頭你又怎麼還呢?」關雲長因此覺悟,就皈依了智者大師。像媽祖林默娘就是觀世音菩薩的信者,民間有名的清水祖師也是一位出家人;北港媽祖的聖像,還是樹璧禪師從福建背到台灣來的。

因此,貧僧曾和這許多神道教的信徒說,佛道自古以來好像兄弟,雖有吵吵鬧鬧,大家還是相親相愛。這許多神明最初來朝山的時候,貧僧還給他們一個紅包結緣,或者一片薄薄像紙一樣的金牌,表示歡迎的意思。

後來,神明愈來愈多,這兩、三年,上千尊的神明相約在十二月二十五行憲紀念日當天,也是耶穌教的耶誕節,來佛光山朝拜佛陀,作為各神明聯誼的日子,連菲律賓天主教的聖嬰、湄洲的媽祖、上海的城隍爺都來參加熱鬧。那一天,千位神明為萬千的信徒圍繞,在佛陀紀念館大覺堂和菩提廣場,或翩翩起舞、或者歡喜歌唱,真是不亦樂乎。讓人讚歎宗教界的團結和諧,猗歟盛哉,多麼美麗的台灣!

因此,就有聞現在聯合國發出聲音說,台灣宗教這麼多,都沒有鬥爭,相互來往,真是一個民主先進的地方。台灣「美麗寶島」的稱謂,也不是浪得虛名,從宗教聯誼上,可以昭告世界,在我們的台灣,大家在宗教裡團結,友誼交流,真是可以成為世界的範本。

有感這樣的情況,貧僧就提議不如聯合成立「中華傳統宗教總會」吧!希望藉著總會組織,和正信宮廟及信徒往來,達到宗教融和、社會和諧的功能。於是,在二○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,於佛光山雲居樓先召開籌備會。承蒙立法院院長王金平前來主持,和數百位宮主、董事長等都來參加,雖然還沒有正式成立,大家就一致響應,並推選王金平院長擔任總會長,副總會長由心保和尚、立法委員許添財、北港朝天宮常務董事蔡咏鍀、行政院政務委員楊秋興擔任。

後來又邀請高雄市長陳菊做首席顧問,慈容法師擔任監事長,陳嘉隆擔任祕書長等。經如常法師向內政部申請,現已通過立案,將在六月初舉行成立大會。

日前,聽徒眾告訴我說,高雄內門兩百多年「羅漢門迎佛祖」遶境活動,被選為國家重要民俗,我們也期待一年一度佛陀紀念館的神明朝山聯誼會,一起為我們國家社會展現多元文化、宗教融和的寶貴資產。

過去,佛教原本就有護法伽藍、韋馱天將二位護法,都是武將。現在,在佛陀紀念館有山東曲阜的至聖先師孔子,和山西運城的關聖帝君關雲長,我們也特地建了「文殿」、「武殿」供奉,表示四塔的四大菩薩與文武聖者,大家聯合共存。

在佛陀紀念館菩提廣場上,還有八宗祖師,一邊是行門:禪、淨、律、密的祖師;一邊是解門:華嚴、天台、三論、唯識的祖師。此外,貧僧為佛教倡導男女平等,也在十八羅漢裡,羅列了三尊女羅漢。

佛陀在悟道的第一句話就發出宣言:「大地眾生皆有佛性。」一切眾生都是平等,互相尊重,互相包容,互不侵犯,那才能達到世界和平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