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|English|聯絡我們|參加捐款
 主頁|獻給旅行者們365日 | 獻給旅行者們365日目錄


沙原隱泉( 節錄)
余秋雨 ( 1946 - )

樹後有一陋屋,正遲疑,步出一位老尼。手持懸項佛珠,滿臉皺紋布得細密而寧靜。我想問她為何孤身一人,長守此地?什麼年歲,初來這裡?終於覺得對於佛家,這種追問過於鈍拙。

茫茫沙漠,滔滔流水,於世無奇。惟有大漠中如此一灣,風沙中如此一靜,荒涼中如此一景,高坡後如此一跌,才深得天地之韻律,造化之機巧、讓人神醉情馳。

以此推衍,人生、世界、歷史,莫不如此。給浮囂以寧靜,給躁急以清冽,給高蹈以平實,給粗獷以明麗。惟其這樣,人生才見靈動,世界才顯精緻,歷史才有風韻。

然而,人們日常見慣了的,都是各色各樣的單向誇張。
連自然之神也粗粗糙糙,懶得細加調配,讓人世間大受其累。

因此,老尼的孤守不無道理。當她在陋室裡聽夠了一整夜驚心動魄的風沙呼嘯,明晨,即可借明靜的水色把耳根洗淨。當她看夠了泉水的湛綠,抬頭,即可望望燦然的沙壁。

山,名為鳴沙山;泉,名為月牙泉。皆在敦煌縣境內。

――選自《文化苦旅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