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|English|聯絡我們|參加捐款
 主頁|獻給旅行者們365日 | 獻給旅行者們365日目錄


謝 天(節錄)
陳之藩 ( 1925 - 2012 )
小時候吃飯時,祖母總是說:「老天爺賞我們家飽飯吃,記住,飯碗裡一粒米都不許剩,要是蹧蹋糧食,老天爺就不給咱們飯了。」

祖父每年在「風裡雨裡的咬牙」,祖母每年在「茶裡飯裡的自苦」,他們明明知道要滴下眉毛上的汗珠,才能撿起田中的麥穗,而為什麼要謝天?

一直到前年,我在愛因斯坦的《我所看見的世界》得到了新的領悟。那篇亙古以來嶄新獨創的狹義相對論,並無參考可引,卻在最後天外飛來一筆,「感謝同事朋友貝索的時相討論。」我就想,如此大功而竟不居,為什麼?

幾年來自己真正有了新的覺悟:即是無論什麼事,得之於人者太多,出之於己者太少。因為需要感謝的人太多了,就感謝因緣罷。無論什麼事,不是需要先人的遺愛與遺產,即是需要眾人的支持與合作,還要等候機會的到來。越是真正做過一點事,越是感覺到自己貢獻的渺小。

於是,創業的人,都會自然而然的想到大眾,而敗家的人卻無時不想到自己。

――選自《在春風裡》